来自 财经资讯 2020-03-17 04: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9159.com > 财经资讯 > 正文

95%抑菌?罗永浩“忽悠”的新技术遭遇较真者隔空叫板

图片 1

这场关于95%抑菌性的争论仍在持续,物理抑菌技术因对环境更友好,且不会产生耐药菌渐获推崇。但如何走出实验室、商业应用的表现,还有待观察。

图/视觉中国

文 |《财经》记者 信娜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 | 王小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掌声与质疑,鲨纹科技在中国初登场,便争议十足。

这个名字因与罗永浩相联而格外受到关注。作为一位知名的创业者,在涉足手机、电子烟后,现在,罗永浩成为鲨纹科技的全球合伙人。

鲨纹科技的核心技术,为一种仿生物理抑菌防污技术,可抑制细菌污染的表面纹理结构,灵感来自于鲨鱼。一生与水相伴却不易受微生物侵扰,鲨鱼表皮的肤齿结构功不可没,该公司所提供的表面处理技术便可模仿这种结构。

“Sharklet可抑菌95%”,成为2019年12月3日该公司发布会的亮点。然而,此数据迅速遭到质疑。

其中,反映最激烈的是微博认证为“哈佛大学医学院-丹娜法伯癌症研究所研究员”HMS_XI,接连发布多篇微博文章,质疑该数据的可靠性。他对《财经》记者说,这是忽悠人,并不是所有的数据都能证明其产品的抑菌性能达到95%。

该技术发明人、鲨纹科技创始人安东尼·布伦南则向《财经》记者保证,“在已发表的科学论文中有足够的数据支撑95%的抑菌性”。

鲨纹科技市场及销售副总裁伊桑 曼恩跟着补充,我们用多种测试方法和细菌实验中,得到平均95%的抑菌性,“并不是说我们总能得到95%这样的结果,但这个数据足够反映我们所观察到的情况”。

展开全文

作为同行,天津大学化工学院副研究员曹墨源对《财经》记者分析,一般情况下,会根据应用环境选择相应的微生物进行抗菌或抑菌实验,实验结果很多,最终结果会经过一些复杂的计算得到一个相对平均的数据,而不是简单地取最高值或者最低值,“但最终数值的大小应该要标注清楚具体针对哪一类细菌”。

这场关于95%抑菌性的争论仍在持续。

不过,传统抗菌剂是以毒攻毒的方式杀死细菌,这也催生出更多的“超级细菌”,且对环境的损害也愈演愈烈。鲨纹所代表的新的物理抗菌防污技术渐受追捧,提出既能抑菌,也能“用健康的方式,保护人类的健康”,如其能如所愿,实现商业化应用,可能不仅是环保人士所乐见。

争议:抑菌性95%?

两周前,没人听过鲨纹科技这个名字。2019年12月3日晚7点半后,这个名字因中国争议人物罗永浩而走红网络。罗永浩因研发生产名“锤子”的手机,被忠实的“锤友”们视为“理想与情怀”的载体。

罗永浩在北京工业大学奥林匹克体育馆的发布会上公开了自己的新身份:鲨纹技术的全球合伙人,并自我调侃为“首席忽悠官”。近两个小时,他详尽介绍该公司的核心技术,一种可依靠表面纹理抑制细菌污染的物理结构。“鲨纹能够抑菌、抗菌、骚扰菌、折磨菌。让细菌痛不欲生,减少95%的细菌”。

他频繁用95%描述这种物理结构抑菌的效果,并以研究团队发表的论文数据加以佐证。95%?这是HMS_XIN听到这个消息的第一质疑,“不靠谱,在吹牛”。

HMS_XIN的研究方向为血液与肿瘤,他称自己在持续关注与研究相关的表面防污技术发展。发布会后,HMS_XI搜索并研读了近60篇相关文献,包括安东尼·布伦南发表的20余篇论文。

“仅有几篇文章的结论里提到抗菌性大于95%,还有60%多的数据”,这些数据怎么能证明产品的抑菌性都在95%以上,HMS_XI对《财经》记者说,应该按照实验中的最低值来描述产品。

况且,这些数据还是在实验室理想的情况下得出的,与日常实际使用情况,存在根本上的差异,现实中,就是一次不可预料的身体接触,也能让抗菌成绩差那么一点。

创始人布伦南则信誓旦旦,保证“在已发表的科学论文中,有足够的数据支撑95%的抑菌性”。

布伦南实验室采用的是浸没式生物膜生长试验,试验中,产品表面被持续浸没在高浓度菌液中长达 21 天。这种方式其实是测试极端条件下的抗菌性能。即使在这样极端的实验条件下,Sharklet 表面对金黄色葡萄球菌仍有 43% —87% 的抑制作用。

伊桑 曼恩给《财经》记者发来四篇论文,其中一篇为首次披露该结构的文章,另外三篇分别发表于2014年及2017年。在模拟日常使用情形的测试方法时,Sharklet 表面对金黄色葡萄球菌、绿脓杆菌、大肠杆菌等,都有高95%的抑制作用。

HMS_XI毫不示弱,质疑上述三篇学术论文中,仍有部分实验结果的抗菌性小于所宣称的95%。

“那还有数据能够证明我们能抑制不止95%的细菌污染”。 伊桑 曼恩颇为不平,由于 Sharklet的抗菌效果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表面材料和细菌种类,95%只是一个实验室试验的大概数字。Sharklet是一种能够应用于不同类型表面和产品的平台技术,针对不同细菌、真菌或其他微生物,结果有一定的偏差,合作企业在对产品的表面进行抗菌测试后,会在产品上市时提供实际抗菌测试结果的数据。

一成不变的结构?

HMS_XI还质疑,发布会上所展示的结构与布伦南2007年首次发表的论文中所提到的一模一样。“12年来没有任何改变,同样的结构怎么做到抗菌性由60%几到95%”。

罗永浩形容这种能95%抗菌的微结构“肉眼无法看见、手指也摸不到”。

每个微结构单元由6个尺寸不一的微型长方体组成,其中每个长方体高度是3微米、宽度2微米。这些微结构的尺寸可按需要进行调整,如凸出表面或者凹入,尺寸大小也可变化。

伊桑 曼恩告诉《财经》记者,具体的结构会不断的变化。鲨纹产品的核心是,将工程化的微结构沿着表面排成图案,从而控制其表面的生物粘附性。相比于不同的纹理、形状,这是一种更大的概念。

事实上,“我们有超过20种不同的变化,如大小、形状等,但保持统一的是这种仿照鲨鱼表皮的结构。试验发现,这种结构能最好地控制细菌”。伊桑 曼恩解释,实际应用中,我们也会根据具体情况如所处的环境等,从而决定选择哪一种形状更好。

灵感来自大自然

“老人与海”,是这场黑科技发布会的名称。同名小说中,美国作家海明威讲述了一位老渔民为保护“战利品”在海上与鲨鱼搏斗的故事。

鲨纹科技似乎想用相同的名字,也表达一个与鲨鱼的故事。

布伦南曾看见一艘被海藻覆满的美国潜艇进入海港,这让他想起之前看到,饱受同样困扰的鲸露出海面的情景,而在调查海洋动物被微生物附着的情况后,他发现鲨鱼的身体能够一直保持洁净。

鲨鱼皮肤表皮结构,是一种特殊的肤齿结构,其上整齐排布着肋骨状长方体组成的菱形结构。这些肤齿使鲨鱼免受其他海洋微生物的侵扰。受此启发,布伦南开始探究这种结构是否能在“抑菌抗污”方面大展拳脚。

这种从大自然中获得启示的的方法被称为“仿生学”。它几乎无处不在,广布生活各面,建筑、车辆,材料。

同样是鲨鱼,人们从它表面的沟槽状鳞片中找到了减少阻力的钥匙。著名的例子当属由此开发的“鲨鱼皮游泳衣”。美国运动员菲尔普斯穿着这身泳衣,在2008年奥运会中,一口气赢得了8块金牌。根据史密森学会的资料,2008年奥运会上,身穿这种鲨鱼皮泳衣的游泳者获得了98%的奖牌。这种泳衣可在一定程度上帮助运动员提高速度,由于担心不公平竞争,其后被禁止出现在国际赛事中。

受鲨鱼光洁的皮肤启发,现有的研究表明,肤齿结构能够阻止细菌在鲨鱼表面“安营扎寨”。当细菌聚集在一起,其会慢慢形成附着于固体表面并分泌胞外代谢产物的群落,便形成了生物被膜。一旦形成,难以根除。

虽然生物被膜具体的形成机制尚未被攻破,游离菌体在材料表面发生初始粘附是形成生物被膜的必要条件。因此,首先考虑的方法是防止细菌的初始粘附。目前公认的是,材料表面的润湿性、电荷、表面能、结构形貌等,均可影响材料与生物体间的作用过程。这些因素相互影响,左右着生物表面的光洁程度。

不止一个团队在做同类研究。研究者们试图从多种海洋生物中获取灵感。海洋生物生存环境特殊,具备一些与生俱来的功能。它们的表面有特殊的抗附着物质或结构,可防止其他生物附着。珊瑚、海藻等可释放表面释放出化学活性物质,抑制其他生物附着。海蟹表面光滑,是因为其表面存在多种酶,可干扰其他生物附着。

德国波恩大学研究者Barthlott等在观察荷叶时,发现荷叶表面存在大量微米级的乳突状结构与蜡质层。中国科学院院士江雷的研究发现,这些微观结构能够阻止荷叶下层被润湿,展现出超疏水自清洁的能力。“出淤泥而不染”,莲花的特质也许能从这些研究中找到部分答案。

仿生材料在设计制备的时候,最大的难点就是做到“神似”。曹墨源对《财经》记者分析,自然界经过亿万年的进化,应用的是最常见的材料和最精巧的设计,需要挑战如何将仿生原型的最重要特点完美的融于人造材料之中。“商品化推广的过程中,需在实现所需功能的前提下,尽量兼顾成本和制备工艺”。

而不论Sharklet能否真正达到95%的抗菌性能,重点还是要看其在工业产品上的表现。

随着一些防污剂因毒性被陆续禁用,人们对抑菌提出了无毒害、高效等新要求。越来越多的自然生物表面转化为可使用的材料,然而,在实际应用中仍存在难度,能否达到理想的抗菌效果是其一,稳定性、老化问题、制备成本等均需考虑在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www.9159.com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95%抑菌?罗永浩“忽悠”的新技术遭遇较真者隔空叫板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