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资讯 2020-03-17 04:0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9159.com > 财经资讯 > 正文

无人接盘贵人鸟

图片 1

文 | 冯颖星

编辑 | 王庆武

来源 | 东四十条资本

因大额债务逾期、净利润逐年下滑、资本布局失利、转型惨遭滑铁卢,曾经的A股“鞋王”贵人鸟开始掉头向下冲刺。

一个月前,国内知名运动品牌贵人鸟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的公司3769.5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占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的7.86%,将由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拍卖。2019年12月6日-7日,拍卖如期进行,这个曾在中国叱咤一时的运动品牌却因无人出价而流拍。

值得玩味的是,自打一个月前拍卖公告发出,尚未落锤,贵人鸟股价经历了一波小高峰,尽管依然未能挽回4年来市值缩水超过90%的命运,但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确实对一直下挫的贵人鸟股价带来了一些提振。2019年12月17日,贵人鸟股份流拍,18、19两日股价却连续上扬,涨幅最高达9.91%,堪称魔幻。

根据贵人鸟最新发布的公告,流拍后的贵人鸟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在30日内在同一网络司法平台再次拍卖,起拍价降幅不得超过此前起拍价的20%。

当前,贵人鸟在A股市值32.06亿元,相较拍卖信息发出之前的25亿元市值有了较大增长,但对比曾经400亿元的体量已日薄西山。

祸不单行:股权流拍,账户冻结

关于贵人鸟股份流拍,股价却上扬,业内人士分析称,无人参拍说明市场并不认可贵人鸟目前的投资价值,股价上扬的原因或是,二级市场期待更大的股权拍卖。

此次参与拍卖的是将控股股东贵人鸟集团持有的公司3769.5万股无限售条件的流通股分为1000万股、1100万股、1200万股、469.50万股四个标的物,分别以拍卖日前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价乘以股票总数作为起拍价和保留价进行拍卖。

贵人鸟集团作为上市公司贵人鸟的控股股东,截止2019年9月30日,共持有上市公司76.22%的股份,股权高度集中,如若此次将3769.5万股股份一起拍卖,受让方持有贵人鸟6%的股份,将一跃成为贵人鸟的第二大股东。

祸不单行,2019年12月17日晚间,贵人鸟发布公告称,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金额为90.94万元,冻结原因主要系其未能按期兑付“14贵人鸟”债券本息,部分债券持有人向司法机关提出财产保全申请。

对于此次保全申请,贵人鸟表示,由于部分银行账户冻结,对上市公司资金的正常运转造成一定影响。但截至目前,被冻结账户数量、被冻结的货币资金比例较小,因此,上述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暂未对公司的现金流及生产经营活动造成重大影响。

事实上,自2015年贵人鸟市值突破400亿巅峰之时,市值与利润就一路下滑,从营收上看,2015年、2016年及2017年,贵人鸟的营收分别为19.69亿、22.79亿和32.52亿,而净利润却在持续下滑,分别为3.32亿、2.92亿和1.57亿。2018年,营收和净利润双降,营收28.12亿元,首次出现亏损,金额高达6.86亿元。

展开全文

关店2875家,曾是A股体育第一股

贵人鸟本是国内运动品牌中的头部品牌,诞生于“中国鞋都”福建晋江陈埭镇。在这个小镇上,超过3000家鞋厂生产了全国五分之一的鞋子,除却贵人鸟外,亦不乏安踏、361°、乔丹等运动品牌。1987年,贵人鸟在这里启程,从国际品牌代工起家,2002年开始发展自主品牌,做起了运动鞋生意。

这样的成绩在同期成长的李宁、安踏、特步等看来望尘莫及。2012年,贵人鸟的营收达到28.6亿元,居于市场头部地位。为提升品牌影响力,贵人鸟重金聘请刘德华、张柏芝、林志玲等名噪一时的艺人做品牌代言,并疯狂砸钱扩张门店,提升产能来维持公司运转。巅峰时期,贵人鸟全国门店数量有5560家,遍布全国31个省、自治区和直辖市。这一做派后来也被人看来更像“打肿脸充胖子”。因为也正是这些高昂的支出催促着贵人鸟快速涌向资本市场,亦给此后的大规模闭店埋下了伏笔。

2014年1月,贵人鸟终于迎来了它的高光时刻,登陆上交所上市。彼时媒体的报道中,将之称为“中国A股体育第一股”,一时风头无两。其后乘着2015年A股的大牛市股价一路飙升,最高时股价达到69.37元/股,市值突破400亿元,其后大盘走低,股价平稳后的贵人鸟市值大约维持在150亿元左右,“上市即顶点”几乎是其真实写照。尽管如此,市值下跌后的贵人鸟依然要比彼时的李宁更胜一筹。

从战略上看,贵人鸟的极速扩张搭乘了“下沉市场”的红利,当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在一线拼的面红耳赤之时,贵人鸟选择在三四线城市开拓空间,主打高性价比。但随着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升级”,一线品牌也进行下沉之后,贵人鸟的市场份额被挤压,早先的战略余热不再,净利润和净利率均开始呈现下滑趋势。

也是从上市的2014年起,贵人鸟大规模关店模式就已开启。公开数据显示,2014年,贵人鸟净关闭门店534家,2015年净关闭561家,2016年359家,2017年376家,2018年857家,2019年上半年188家,而今门店数量只剩下2685家,换言之,当前贵人鸟的门店关闭已过半。

最近的贵人鸟半年报则显示,2019年上半年的业绩延续了2018年的颓势。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10亿元,较2018年同期的15.36亿元减少47.2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也由上年同期的0.34亿元减少至-0.58亿元。

掌管20亿体育产业基金,曾为虎扑第二大股东

鞋王已不复往昔,还不上的债成了悬在贵人鸟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业绩大幅跳水,“14贵人鸟”债券也是贵人鸟当下难以解决的问题。这笔债券为6.47亿元,到期日为2019年12月3日。

截至2019年6月30日末,贵人鸟账上货币资金仅为1.249亿元,并不足以覆盖到期的债务。联合评级将公司的主体信用等级再次下调,评级展望也调整为“负面”,并称如果公司没有及时处置非核心资产或寻求到新的融资渠道,那么公司将面临债券违约风险。

2019年10月10日,上交所对贵人鸟发布纪律处分书,原因是公司此前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而在更早的9月17日,贵人鸟的公司主体和债券评价双双遭下调,主要的原因是认为贵人鸟存在债券违约风险。

这批债务的来源,多是早先贵人鸟的“疯狂”投资。为进行“大体育”战略,贵人鸟一度成立规模达20亿元的体育产业基金慧动域。2015年,贵人鸟投入2.4 亿人民币入股国内活跃用户数量最大的体育平台之一虎扑体育,成为第二大股东,体育产业基金慧动域也由二者共同设立。截至2016年上半年,慧动域已投资包括 “懂球帝”、“智慧运动场”、“趣运动”等 14 个项目,涵盖了跑步、健身、教育培训、增值服务、智能软硬件等多个体育服务行业。

2016年,贵人鸟又出资6500万元与厦门融一科技共同投资设立了享安保险经纪公司,意图布局体育保险领域,这笔投资在8个月后随着享安保险即被注销而叫停,不仅未获得任何收入,反倒亏损69万元。其后的几年里,贵人鸟在体育游戏、体育经纪、健身等多个领域并未停止,却均以失败告终。

“贵人鸟在体育产业的布局都是一些概念性的东西,没有深入做进去。体育是耗资巨大的产业,通常情况下大财团、大企业才有能力进入,如万达、恒大及BAT、苏宁等,贵人鸟显然没有这个实力。”服装行业分析师马岗分析道。

尽管2018年下半年开始,贵人鸟开始出售包括康湃思、虎扑、杰之行等曾经投资的子公司,其中,在抛出所持有的虎扑13.66%的全部股权后,净赚3412万元。但这些举动并没有解除其危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www.9159.com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无人接盘贵人鸟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