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财经资讯 2020-03-24 07:49 的文章
当前位置: www.9159.com > 财经资讯 > 正文

辉山乳业将从港股摘牌,债务危机下重组无期,辉山未来何去何从?

图片 1

  原标题:强制退市!400亿“帝国”轰然倒塌,260亿“辽宁首富”彻底凉了

辉山乳业的退市“审判”终于落锤。

  曾经的400亿“白马股”,彻底凉了!

18日晚间,香港联合交易所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12月23日(下周一)上午9时起,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将根据《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下的除牌程序予以取消。这也意味着辉山乳业退市进入倒计时阶段。

  两年前遭做空机构“狙击”,盘中演离奇崩盘的辉山乳业(06863.HK),即将退出资本市场。

根据港交所发布的公告,此前该公司的股份自2017年3月24日起已暂停买卖。2018年3月27日,上市部认为该公司并未符合《上市规则》第13.24条有关拥有足够业务运作或资产的规定,故根据《上市规则》第17项应用指引将该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一阶段。

  12月18日晚间,港交所发布公告称,由12月23日上午9点起,辉山乳业的上市地位将根据除牌程序予以取消。

港交所分别于2018年9月27日及2019年5月3日将该公司置于除牌程序的第二及第三阶段。在除牌程序的第三阶段于2019年11月15日届满前,该公司并没有提交任何复牌建议。因此,联交所决定取消该公司股份在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意味着,曾经市值高达400亿的辉山乳业,即被强制退市。

曾遭做空机构狙击,300亿市值灰飞烟灭

  而辉山乳业被强制退市的背后,不仅众多投资者将损失惨重,还有20余家债券银行、众多机构投资者亦将深陷泥潭。

资料显示,辉山乳业是一家依托自营牧场和全产业链发展模式的企业,涵盖了牧草种植、精饲料加工、全品类乳制品加工、乳品研发等业务,于2013年9月27日在港股上市。另据媒体报道,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先后在2015年和2016年成为沈阳首富和辽宁首富。在2017年3月24日之前,市值约为400亿港元。

图片 2

展开全文

  离奇闪崩,一日蒸发300亿市值

那么,辉山为何会沦落到如此境地呢?

  公开资料显示,辉山乳业的历史可追溯至1951年,主要从事奶品及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及销售,是国内第一家具备脱盐乳清粉商业化生产资格的企业,也是辽宁省最大的液态奶生产商。

实际上,辉山乳业危机源自2016年12月,知名做空机构浑水接连发布的两篇做空辉山乳业报告。

  2013年9月,辉山乳业正式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当年,其营收规模达到了35亿元,且净利润高达9.45亿元。

浑水在报告中称,辉山乳业价值接近零,指该公司自2014年以来一直发布不实的财务数据,包括盈利造假、夸大资本开支等,又指公司董事长杨凯有可能挪用公司至少1.5亿元人民币资产,真实数字或更大。当月19日,浑水发布第二份报告,直指辉山收入造假,这份报告以国家税务总局增值税数据为证,显示辉山存在大量欺诈性收入。

  上市之后,其营收规模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并于2016年突破60亿元,而净利润最高则突破了12亿元。

不过,这两份做空的报告并未大幅影响辉山乳业股价,之后辉山乳业的股价也是一路走得四平八稳。直到2017年3月24日,才传来辉山的坏消息。

图片 3

市场消息传出,辉山乳业大股东挪用30亿账上资金投资房地产,资金无法回收,在美国知名做空机构浑水沽空报告之后,各家银行前去审计调查发现,辉山乳业一堆单据造假,资金链断裂危机终于传导至股价,辉山乳业322亿港元的市值1小时内灰飞烟灭,当日收盘仅剩56.6亿港元。

  在业绩加持下,辉山乳业二级市场表现较为平稳,最高时期,其总市值达到460亿元,而随着公司市值的迅速攀升,辉山乳业的董事长杨凯先后在2015年、2016年成为沈阳首富、辽宁首富。

董事长杨凯被列入失信名单,债务危机下重组无期

  但一切来得太过突然,2017年3月24日上午,辉山乳业股价突然闪崩,一度暴跌超90%,当天下午一点,辉山乳业股票紧急停牌,停牌前股价跌幅已高达85%,报0.42港元,市值一日蒸发320亿港元。

辉山乳业崩盘之后,2017年12月7日,辽宁省盘山县人民法院公布,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列入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图片 4

一系列事件过后,辉山乳业债务危机也彻底爆发,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10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

  这一离奇闪崩的“元凶”,或许是做空机构:浑水,直指其财务造假。而在此之前,辉山乳业一度被市场看作是白马股。

在此情况下,辉山乳业不得不寻求债务重组。2017年12月,辉山乳业发布公告称,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裁定,接受辉山乳业债权人提出的对该公司两家主要附属公司破产重整的申请,正式启动破产重整程序。

  浑水“狙击”辉山乳业:价值接近于0

然而,辉山乳业的资产重整之路并不顺利。2018年12月20日,辉山乳业系列企业向管理人提交重整计划草案,涉及2702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5155笔债权、720亿元。2019年4月,辉山乳业召开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但重组方案再次被否。

  实际上,早在2016年12月,做空机构浑水就曾发布沽空报告,直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报告称:

在停牌期间,一度有蒙牛、光明等企业有意“接盘”的消息传出,但均无下文。另外,还有媒体曝出伊利乳业或将以15亿元入主辉山乳业,成为其新的重组方,接手整个辉山包括其欠下的巨额债务。随后,伊利方面做出回应,此次伊利股份和优然牧业是受邀参加辉山乳业重组竞标。项目还在商谈中,还存在不确定性,无可披露信息。

图片 5

在退市后,曾经的乳业巨头能否东山再起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并且直言,辉山过高的杠杆已使辉山处于违约边缘,其股权价值接近零。

对此,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辉山乳业退市是一个必然结果,符合资本端的规则。实际上,辉山乳业在区位、产业链、以及奶源是具有一定优势的,只不过目前没有接盘侠。

  对于浑水报告,辉山乳业当日紧急停牌,并宣称所有交易均符合相应的上市规定。为了反击做空,辉山乳业的控股股东还增持股份,股价得以稳住。

乳业专家宋亮则认为,对于辉山乳业而言,目前最大的挑战是能否有一个很好的变现能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然而,随后浑水以国家税务局增值税数据等为佐证,再度“狙击”辉山乳业。

  该报告显示,辉山乳业存在大量欺诈性收入,农产品建设条件恶劣,在维护上的资本支出不足以保证奶牛的健康以及牛奶产出。并维持对辉山乳业的财务问题判断,认为公司资金链出现危机。

  这两次狙击都未对辉山乳业的股价造成较大影响。

  被沽空之后,各大银行坐立难安,便开始调查辉山乳业。这一查,竟查出了一堆单据造假。

  2017年3月23日,辽宁省金融办紧急召开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23家债权行与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均出席,会议上,杨凯承认公司资金链断裂。

图片 6

  次日,这一消息最终传导至二级市场,引发暴跌。在此之后,2017年8月的一份辉山重组资料显示,其仅金融类债权就高达380亿元,偿债难度十分巨大。

  其中,诺亚财富全资子公司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的债权达5.46亿。

  据基金业协会的资料显示,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的产品有两只,分别是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和歌斐创世优选二号投资基金。两款产品均成立于2016年3月30日,产品周期一年。

  除了各大贷款的银行,购买债券的投资者,股票持有者同样踩了巨雷。

本文由www.9159.com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辉山乳业将从港股摘牌,债务危机下重组无期,辉山未来何去何从?

关键词: